柯柯楠

懒癌晚期可是还是要考研过司考

Pink,blue
just purple

莞桉

午夜的短信。

曾经有人对我说过的话,原来我也能用同样的语气说给另一个人听。就算这话听上去戏谑,但是确是真心的。想想曾经以一种冷漠的方式回应他甚而打断他,自责没用,惭愧也罢,两人的步调不一致,终归要say goodbye吧。